您所在的位置>>课程FAQ>>章节学习FAQ

第7章FAQ

  • 问: 弥补财政赤字的“财政性融资”是指增税、发行公债、向银行借贷还是发行货币?

    答:是增税。

  • 问:当政府通过把公债卖给中央银行来筹资时,这种方法被称为什么?

    答:货币筹资。

  • 问:当政府通过把公债卖给中央银行之外的经济主体(居民户、企业和外国人)来筹资时, 这种方法称为什么筹资?

    答:债务筹资。

  • 问:政府债务利息增加、政府购买的物品与劳务增加、政府转移支付增加、间接税增加 都会增加政府预算赤字么?

    答:间接税增加不会增加政府预算赤字。

  • 问:财政平衡应理解为哪些平衡?

    答:静态平衡与动态平衡、局部平衡与全局平衡、中央预算平衡和地方预算平衡、并非绝对的财政平衡、真实平衡与虚假平衡。

  • 问:西方经济学中,通常按照产生赤字的原因和经济背景,将财政赤字划分为:非充分就业赤字、政策性赤字、周期性赤字、结构性赤字和充分就业赤字吗?

    答:其中的非充分就业赤字和政策性赤字不属于财政赤字。

  • 问:财政赤字的“排挤”效应可以是:完全“排挤”效应、不完全“排挤”效应、无“排挤”效应、完备“排挤”效应和不完备“排挤”效应么?

    答:不完备“排挤”效应不属于财政赤字的“排挤”效应。

  • 问:如何加强对国债的使用监管?

    答:财政通过发行国债筹建的资金,首先补充重点项目的资金不足,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力度,优先将国债收入用于生产性建设项目,弥补国家建设资金的不足,同时根据这些项目的投资所得偿还国债,自行创造还债来源,实现国债规模的均衡发展及自身良性循环。

    处理好国债资金的增值性、优惠性和无偿性原则,对于三者之间的界限应严格加以区分。对于建设周期短,投产后效益好的生产性项目,一定要以谨慎性为原则,既收回成本,还要收取一定的债息和管理费,可在建成投产后采取收费服务方式偿还,而对于某些非盈利性项目,则应视具体情况,只收回国债本金,甚至采取财政贴息办法。但对于这部分的投资,应严格控制,并要在事先反复论证和项目评估,资金投入应采取分期分阶段安排。

    在作好国债发行工作的同时,要着手建立债务预算制度。为了便于社会投资者进一步了解国债资金的使用情况,也为了使继续扩大国债规模奠定良好基础,国家财政应增强国债资金投资和用途的透明度。在国家预算中明确国债收入的使用方向。

  • 问:中国的国债负担率比较低而国债依存度却很高,这种现象说明什么?

    答:一是,中央政府财政支出占GDP的比率相对较低,或者说,财政动员的社会资源相对要少;二是财政状况本身不佳,但赤字对经济的影响还不会造成严重影响。从中,我们是否能够得出这样一种政策选择:政府目前担心的并不一定是赤字会给经济造成多么严重的不良后果,而是应当采取主动的财政调整措施,改善财政状况。

  • 问:分析我国赤字规模大和有大量的公债而没有造成经济生活中的严重困难的原因?

    答:主要是因为:

    (1)有利的社会经济环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首先,在计划经济向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过程中,财政赤字动员了国民经济各部门的闲置资源和能力,再加上货币化进程加快,这一方面提高了产出水平,另一方面增加了货币需求,而没有通货膨胀效应。

    其次,改革开放的20多年来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年均增长率9.8%左右,这种持续的实际经济增长大大减轻了财政赤字造成的通货膨胀压力。况且,近20年来,国际学术界逐渐形成这样一种观点,即只要实际产出增长率大于实际利率(中国的情况正是如此),长期赤字就是可行的。

    再次,政府的管理能力,特别是工资和价格的控制能力很强,这与借鉴国际上的经验和吸取计划经济条件下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有关。

    最后,中国民众对政府非常信任,而且将政府信誉与金融信用视为同一体,长期有一个较高的储蓄率。经验研究表明,在一个其储蓄者对政府的偿债能力有信心的国家,很容易容纳较大的预算赤字。

    (2)及时而迅速的财政政策的调整保持了宏观经济稳定。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于1988~1989年出现过热现象,平均商品零售价格指数和平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分别高达18.2%和18.4%。中央政府从1990年开始立即采取了适度从紧的财政政策,财政赤字占GDP的比率从1989年的0.94%降至0.8%,降低了近15%。再加上货币政策等其他政策工具的配合,使1990~1992年的经济运行迅速回复正常,这3年的平均商品零售价格指数和平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分别降低至3.5%和4.3%的低水平。1993~1995年出现了第二次经济过热现象,这3年的平均商品零售价格指数和平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分别高达16.6%和18.6%。为此中国立即实施了“软着陆”战略,财政赤字占GDP的比率从这3年平均的1%降至0.78%,降低了近29%,1996~1997年呈现出“高增长(平均9.4%)、低通胀(平均为5.5%)”的良好态势。可见,及时而迅速的政策措施调整是避免财政赤字引起持续通货膨胀的有力保证,创造“东亚奇迹”的国家和地区(尽管对这种“奇迹”有各种疑问,但它们毕意在短短的30年里实现了工业化)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年平均通货膨胀率为9%左右,而其他中、低收入水平的国家则为18%。

    (3)大规模的财政补贴对于平抑物价起到了很大作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把财政补贴作为保证经济改革和社会稳定的一个积极的手段,形成了以价格补贴和企业亏损补贴为主,以财政贴息、税前还贷、税收支出、房租补贴等为辅的多种形式的财政补贴体系。就价格补贴和企业亏损补贴而言,1986~1997年间,这两项补贴支出占国家财政总支出的比率年均17.26%,无疑是财政赤字的主要原因之一。不管人们对这种“规模大、范围广、渠道多”的财政补贴如何评价,正是这种财政赤字的成因,不仅支持了价格制度和企业制度的改革,更重要的是直接缓解了物价水平上涨压力。


课程FAQ
版权所有:Copyright©2012  浙江大学  联系我们网站管理    您是第位访客